找回密码
雪球 门户 今日价格 查看内容

【奥维通信股吧】奥维通信股票_002231股票_主力资金流向

2020-12-14 16:11| 发布者: admin| 查看: 5| 评论: 0

摘要: 【奥维通信2019年度业绩扭亏为盈至4793.5万元】3月30日丨奥维通信披露2019年年度报告,实现营业收入3.59亿元,同比增长44.96%;归属于母公司净利润4793.50万元,上年度为净亏损1.33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 ...
【奥维通信2019年度业绩扭亏为盈至4793.5万元】

3月30日丨奥维通信披露2019年年度报告,实现营业收入3.59亿元,同比增长44.96%;归属于母公司净利润4793.50万元,上年度为净亏损1.33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亏损5982.26万元;基本每股收益0.1343元,公司计划不派发现金红利,不送红股,不以公积金转增股本。

业绩改善主要原因:一是军品业务受前期市场消极因素的影响已逐步减小,2019年公司通过积极开展相关业务,使得军品业务的订单增加,收入大幅增长;二是公司与中广传播集团有限公司就广电项目进行债务重组增加收益所致。

公司属于电信设备制造行业,主要为运营商提供移动通信络优化覆盖设备及系统,包括方案设计、提供相关产品、设备安装及调试至达到与运营商约定的网络质量要求。公司网络优化覆盖设备主要包括各类直放站、数字光纤分布系统、各类功分器合路器等无源器件、各类室分天线、美化天线等,广泛应用于各种大型楼宇、场馆、会所等移动通信客户聚集区。

目前,公司主要客户为移动通信运营商及行业客户。公司主要通过参与运营商招标采购的直销模式,根据中标情况组织生产,并根据合同要求进行项目工程施工及开通调试,直到工程项目的覆盖效果达到与运营商约定的质量标准及技术要求。

标题奥维通(002231.SZ)上半年实现净利525.58万元 同比增长281.88% 来源格隆汇 格隆汇 8 月 9日丨奥维通(002231.SZ)发布公告,2020年上半年,受新冠肺炎疫情及国内市场经济下行压力的影响,公司所属...

这票 是妖坯子 需要有情怀的 大佬们来玩,市值 价格 风口 各方面指标 都是典型的妖,正好 下周是个窗口 ,会做的 来做。接上

近日内资撤离,北上资金逆袭抄底,风险与机遇并存!本小姐明日以下个股选择顶置。
汽车产业链, 保隆科技 (TPMS,TSL), 日上集团 (TPMS), 威帝股份 (TPMS), 长安汽车 (整车), 通用股份 ,今TPMS概念与整车概念形成相互挥映所以近期新能汽车行情还会持续。
影视传媒与云游戏渗透助攻云游戏, 美盛化 (云游戏,虚拟现实,区块链), 慈传媒 , 出版传媒 , 当代明诚 (妖股血统), 长城影视 , 投控股 , 浙江广厦 , 智度股份 (云游戏,区块链,数字货币), 长城动漫 。云游戏业版号更新下发,绩预增,超跌反弹,近期云游戏有走热的趋势。
区块链, 美盛化 , 当代东方 (妖股血统)。
泛股权, 南宁百货 (国资委与宝能系股权之争造就6个一字板小妖), 红星发展 , 东音股份 , 多喜爱 , 宝鼎科技 (老妖复活)。
次新股, 神马电力 , 广电计量 , 通达电气 ,泉峰气车。
其他个股, 万润科技 (Led), 晶方科技 (虚拟现实,芯片,5G), 奥维通 (5G)。
以上个见不构成投资建议,如有操作赢亏自负。祝愿股友们天天快乐,日日小赚!





$盘中主要热题材及评

1、 影视传媒慈传媒、出版传媒、当代明诚、长城影视、美盛化、投控股、浙江广夏

2、 泛股权

股权转让南宁百货、宝鼎科技

重组东音股份、多喜爱

收购复牌天龙集团

债务重组坚瑞沃能

3、 其他

次新钢研纳克、神马电力

超跌+智能制造智慧松德

超高清视频数码科技

胎压监测日上集团

土地收储广州浪奇

数字货币四方精创

超跌+5G奥维通

国产软件东方通

芯片晶方科技

汽车长安汽车

混改红星发展

轮胎通用股份

医药华北制药

超跌天宸股份

LED万润科技


尾盘奥维通涨停,这里简单解析一下缺在哪里,不能去追,这票到目前为止成交量能2700万,算是选股的范畴了,刚才直接拉涨停,用几百万资金就能直接往上拉起,所以大家在到盘中这种成交金额小的品种拉升时,一定要金额多少,要是一资金就能撬动股价涨跌的要主动放弃。


奥维之前做了几次,就是时间有长最后总能给我惊喜。这次离上次涨停盈利但未清仓而且继续加仓导致今天亏损!主要太贪了,以为能上9块,哈哈。本月月线早已踩上,这几天连量也没有!没有利好估计没有什么太大上涨空间,只能保留仓位高抛低吸。

3年2次易主。

一场“新主”与“旧臣”之间的矛盾,正在奥维通内部愈演愈烈,2次蹊跷转让却牵出赌石大王赵兴龙。

近期,奥维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奥维通)因“内部打架的财报”回复了深交所的关注函。奥维通表示,根据公司《总经理工作细则》相关要求,公司董事会认为总裁张国全、副总裁郭川臣相关声明不符合《证券法》第六十八条的规定。

与此同时,总裁张国权也遭下课。9月16日奥维通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会认为总裁张国全在任职期内未勤勉尽职的履行总裁职责,现决定免去张国全总裁职务。

“内部打架的财报”源自8月29日奥维通公布的2019年半年报。半年报显示,营收为8413.4万元,同比减少32.3%;净利润亏损289.0万元,同比减少385.73%;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为负5853.0万元,同比减少840.53%;毛利率为10.17%,同比下降了3.70%。

奥维通对时间财经表示,主要系运营商4G网络建设投入减少同时未开始大规模5G网络建设,公司网络优化覆盖设备与系统集成及技术服务订单减少,业务收入同比减少所致。面对市场竞争加剧,中标价格持续下降等不利因素,公司将积极采取应对办法,通过积极扩大业务规模,加强内部管控,提高公司精细化内部管理水平,打造低成本运营能力,为公司的未来发展奠定坚实的基础。

除了这份惨淡的业绩,比业绩更令人关注的是,公司总裁张国全、副总裁郭川臣对于这份“答卷”表示无法保证该报告内容的真实、准确、完整,理由是:公司账面资金余额较大,却发生金额较小的短期借款,无法确定公司资金使用的合理性。而奥维通现任董事长吕琦、主管会计工作负责人李继芳及会计机构负责人(会计主管人员)许兵却声明“保证本半年度报告中财务报告的真实、准确、完整”。

公司总裁手撕自家年报,隐隐透露出内斗的气息。事实上,2019年上半年奥维通颇不平静。今年3月,奥维通现控股股东瑞丽市瑞丽湾旅游开发有限公司(下称瑞丽湾)实控人变更为单川、吴琼夫妇之后,今年6月向董事会和监事会提请了罢免董事李继芳的议案,却未获同意。8月5日,瑞丽湾方面又召集股东大会,打算联合中小股东将李继芳从董事名单上除名。从最终“表决通过”投票数来,共计约1亿股的“同意票”中,绝大部分即来自瑞丽湾。

事实上,奥维通不断内斗牵出了背后的真正实控人——云南赌石大王赵兴龙。据证券时报报道,奥维通2017年被实控人杜方转让后,又经历了两个实控人,董勒成和单川,但他们都只是代持,真正实控人是【()、】前董事长赵兴龙,奥维通目前的实控人单川和被免职的张国全,都是他的旧部,曾经的实控人董勒成是景成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景成集团”)创始人,是以朋友身份帮忙。

公开资料显示,奥维通于2008年5月上市,主要从事微波射频产品及无线通网络优化覆盖系统的开发、生产、销售并提供相应服务,此外还从事红木和珠宝玉石业务。

经济学家宋清辉对时间财经表示,从过往的案例可以到,一旦上市公司控股方与管理层之间发生争斗,迎接上市公司的可能就是各种内斗、业绩受损、股价下挫等问题。因此,其希望奥维通控股方和管理层能以大局为重,避免上述局面出现。

奥维通董秘办对时间财经回复称,公司目前经营情况正常,通、军品业务均有序开展。公司为完善公司治理结构,已履行相关程序,聘请白利海先生为公司总裁。

新主斗旧臣

奥维通9月6日披露了一则诉讼公告,将复杂的关系呈现在公堂。据报道,因不满控股股东罢免公司“老臣”李继芳,前实控人之一、前董事长、现第二大股东杜方站了出来,起诉上市公司及现控股股东瑞丽湾,请求判令撤销罢免事宜。

资料显示,李继芳自2005年7月起就职奥维通市场部,现任副总裁、财务总监,与杜方经历了长期合作。今年1月,李继芳与吕琦、李晔等人共同被选为第五届董事会成员。

而杜方于2008年进入奥维通,与王崇梅、杜安顺共同实际控制奥维通,并自2008年起任奥维通董事长兼总裁。2017年9月,杜方等人以16.77亿元的交易价格将上市公司控制权转让给瑞丽湾,所转让的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27.95%。彼时,瑞丽湾的控股股东为云南景成集团,董勒成系云南景成集团实控人。

半年报显示,瑞丽湾持股奥维通27.95%,为控股股东;杜方持股19.02%,为公司第二大股东。

2019年1月,奥维通董事会换届,张国全和郭川臣分别上任总裁和副总裁。在这次换届中,在奥维通工作14年的财务副总裁李继芳也成为公司董事。当时,持股27.95%的第一大股东瑞丽湾旅游开发有限公司投了赞成票。

紧接着,2019年3月再一次实控人变更拉开了内斗序幕。上位后,单川、吴琼夫妇开始清除“异己”。3月11日,奥维通称,瑞丽湾的股东景成集团拟将瑞丽湾51%股权转让给潍坊润弘,而后者实控人单川、吴琼夫妇也将成为奥维通实控人。

5月31日,奥维通宣布,单川、吴琼夫妇通过旗下道汇通、潍坊润弘进一步增持瑞丽湾,合计控制瑞丽湾100%股权,间接持有的奥维通股权也得到提升。

在股权上加码的同时,单川、吴琼夫妇面临着在奥维通缺少“话语权”的难题。由于上市公司不久前完成董事会换届,整个董事会也以“旧人”为主。俗话说,“一个萝卜一个坑”,如果新东家要在董事会中安插自己人,那就可能需要拔掉来的人。

随后6月,单川和吴琼夫妇增持瑞丽湾股份达到100%,并在6月两次提议召开临时股东大会,审议罢免李继芳董事职务一事,均被公司拒绝。8月5日,瑞丽湾干脆自行召集了临时股东大会,59.6%的出席股东同意罢免李继芳董事的职务。

但这次大动干戈的罢免,也招来深交所问询函。在7月21日,深交所问询函称:要求公司说明瑞丽湾拟召集临时股东大会、审议罢免李继芳董事职务一事,是否属于股东大会职权范围?

在这一系列交锋中,直到9月16日才有了结果,总裁张国全、副总裁郭川臣均被免职。奥维通公告称,同意聘任白利海担任公司总裁,同意聘任孙芳担任公司内审内控部负责人,任期与本届董事会一致。

公告显示,白利海2016年2月加入奥维通股份有限公司,曾任公司内审内控部负责人。曾任奥维通股份有限公司物资供应部、采购部、物资管理部、息部及审计法务部经理。两人均未持有公司股票;与持有公司5%以上股份的股东、公司实际控制人、公司其他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不存在关联关系。

就目前来,总裁副总裁均遭下课,这意味着“旧臣”李继芳在此次交锋中胜出,但实控方会就此罢休,值得关注。

牵出赌石大王

奥维通的主营业务,也许最能说明这家公司的复杂性。根据半年报,其主营业务有两个:通业务,主要为运营商提供移动通讯网络优化覆盖设备和系统;红木、珠宝玉石业务,涉及从料交易到成品销售的多个环节。

据报道,前者是赵兴龙这几年感兴趣的领域,后者是他从事多年的领域。此次奥维通巨亏,半年报也归结为运营商在4G时代末期减少投入,导致业务收入减少。

据公开报道,赵兴龙是东方金钰的创始人,东方金钰曾位列“十大妖股”,赵兴龙也被外界称为“都市大王”。2016年卷入徐翔案后辞去董事长职务,但2016年年底从徐翔案脱身后又掌控东方金钰,赵兴龙重掌公司之后,2017年东方金钰存货增加了27.39亿元,收购翡翠的金额增长了三倍。2017年突增存货之后,2018年债务逾期,大股东试图将股权转让给在资本市场上声名狼藉的中国蓝田。

奥维通与云南赌石大王的关系,还要从奥维通实控人变更说起。2019年3月,单川和吴琼夫妇成为奥维通实际控人,但蹊跷的是,2017年9月,瑞丽湾从实控人杜方、杜安顺、王崇梅手中收购奥维通27.95%股权时,却付出了16.77亿元。

单川与赵兴龙曾有渊源,单川曾任东方金钰监事,据报道离开东方金钰后还在为公司融资。在2019年3月这次收购前,2018年5月奥维通子公司以1500万元收购中润亚北30%股权时,中润亚北的法定代表人和经理就是单川。

而被免职的总裁张国全,则最早在2008年担任东方金钰年报的会计机构负责人,此后跳槽到另一家珠宝公司与东方金钰做生意,最终回到赵兴龙旗下。

事实上,在奥维通第一次实控人变更时,赵兴龙与奥维通的关系就露出一些端倪。

2017年5月27日,奥维通控股股东杜安顺和王崇梅夫妇及其长子杜方以16.77亿元的价格将9972.50万股(占总股本的27.95%)转让给瑞丽湾,后者成为第一大股东,董勒成变身实控人。

瑞丽湾是瑞丽市景成集团的全资子公司,董勒成持有景成集团99.83%股权,间接是瑞丽湾的实际控制人。

东方金钰控股股东云南兴龙实业有限公司(下称兴龙实业)成为故事主角之一。根据奥维通公告,瑞丽湾收购奥维通27.95%股权所需支付的16.77亿元资金中,向云南兴龙实业借款不超过5亿元。

但云南兴龙实业称,该借款来源于自有资金及自筹资金,公司与瑞丽湾及董勒成不存在任何股权代持关系,也不存在任何其他利益安排,不存在一致行动关系。

证券时报引知情人士告报道,赵兴龙在东方金钰内部也并不讳言拿下了奥维通这家公司。董勒成只是帮忙代持奥维通,实际出资人是赵兴龙,赵兴龙2015年末牵涉到徐翔案件,不方便直接出面。这才能解释为何景成集团愿意以那么低的价格转让瑞丽湾股权给东方金钰前监事单川。

报道还称,让董勒成代持还有一个因,是当时东方金钰已遇到问题,大股东股权基本全部质押,负债高企,代持相当于一条隔离墙,奥维通这部分资产不会受到东方金钰牵连,赵兴龙备好了逃生舱。东方金钰结果好坏,都不会影响他继续演绎财富故事。(北京时间财经 李洪力)


2019年上半年,上市公司2018年年报出现奇葩一幕,多位董高监对自家公司的年报真实性表示了质疑,或直言不保证2018年报真实性,包括*ST赫美、*ST康得、*ST秋林、田中精机、航锦科技、【、】等。其中,田中精机、航锦科技董事对公司2019年一季报也不保证真实。

这种情况延续到了2019年半年报,继【、】多名董事、高管无法保证半年报的真实后,8月29日晚,奥维通(002231)披露的半年报中,公司总裁、副总裁均表示无法保证该半年报的真实,此举也引来了深交所的关注。

2019年上半年,在经历了更换实控人、管理层内讧、大股东股权司法冻结等等风波后,交出了一份“扭赢为亏”的成绩单,即便如此公司高层仍然无法保证其真实性。

平静之下,暗潮汹涌。

业绩全面“盈转亏”

仍无法保证半年报真实

在半年报中,奥维通的总裁张国全、副总裁郭川臣均表示无法保证该半年报的真实、准确、完整,因是公司账面资金余额较大,却发生金额较小的短期借款,无法确定公司资金使用的合理性。

9月2日,深交所下发问询函,指出《证券法》第六十八条规定,上市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应当保证上市公司所披露的息真实、准确、完整。要求公司核实张国全、郭川臣在半年报中做出上述声明的依据,上述声明是否违反《证券法》的规定。

深交所同时要求公司说明:

① 货币资金存放地、存放类型,是否存在未披露的受限情形,是否存在将账面货币资金向控股股东归集等情形。

②?报告期内借入和归还借款的情况,并说明从外部借款的必要性及合理性。

年报数据显示,奥维通从公司上半年的业绩十分惨淡,全面“扭赢为亏”。

营业收入8413.42万元,同比减少32.30%;净利润亏损289万,而去年同期为盈利101万元,同比减少385.73%;扣非净利亏损539.3万,同比减少485.9%;现金流为-5853万,同比减少840.53%;毛利率为10.17%,同比下降3.7%。

公司称主要由于运营商营业收入出现下降,运营商压缩运营成本减少资本开支,市场竞争加剧,中标价格持续下降所致。

而货币资金为8616万,占总资产的12.13%,以银行存款为主。虽然公司总裁称公司账面资金余额较大,但实际上货币资金较上年同期减少5.62%,较今年年初减少6995万,减少的主要部分仍为银行存款。与之相对,公司存货较上年同期大幅增加14%,至3.33亿,占总资产47%。

奥维通主要为运营商提供移动通网络优化覆盖设备及系统,包括方案设计、提供相关产品、设备安装及调试至达到与运营商约定的网络质量要求。

对于该行业来说,47%的存货比例较高,有存货跌价风险。以同类型公司为例,创远仪器(831961)存货比例仅16%,新三板上市公司讯联股份(838870)存货比例则高达41.42%,已对存货进行了减值测试,并对存货计提了跌价准备。

奥维通称,存货较多主要是因为公司通业务周期较长、珠宝玉石业务中的翡翠石明料单价较高,公司将加强项目管理,提升存货管控水平,避免存货安全事故。

更换实控人引发“内讧”

背后竟是【、】董事长?

这位不能保证半年报真的的总裁张国全,和奥维通目前的实控人单川背后,站着同一个人——东方金钰前董事长、卷入徐翔案的“赌石大王”赵兴龙。

2019年1月,奥维通完成董事会换届,董事长杜方、董事孙金、独立董事钟田丽离任,董事李晔、独立董事黄鹏留任。总裁张国全、副总裁郭川臣,也是在此次换届中新上任的高管。

公司副总裁李继芳,也通过此次董事会换届成为董事,持股27.95%的第一大股东瑞丽湾旅游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瑞丽湾”),也投了赞成票。李继芳于2005年7月加入公司,已经在奥维通奋斗了15年,历任公司商务结算部经理、公司财务结算中心总经理、公司财务总。

但仅一个多月后,2019年3月11日,奥维通发布了《详式权益变动报告书》,宣布瑞丽湾股东景成集团,拟将其持有的瑞丽湾51%的股权转让给潍坊润弘,潍坊润弘成为瑞丽湾控股股东,潍坊润弘实控人单川、吴琼夫妇,将成为奥维通新的实际控制人。

这是一次的股权转让十分古怪,2017年5月,瑞丽湾收购奥维通27.95%股权的价格是16.77亿元,照这个比例计算,51%瑞丽湾对应股权成本为8.55亿元。但2019年3月,景成集团出售瑞丽湾51%股权的价格,仅为3060万元。

5月31日,单川、吴琼夫妇进一步增持瑞丽湾,合计控制瑞丽湾100%股权,间接持有的奥维通股权也得到提升。

单川、吴琼夫妇入主瑞丽湾后不久,瑞丽湾分别于6月19日和6月30日提请奥维通董事会召开,并审议罢免李继芳董事职务,但均被否决。

两次召开临时股东大会不成,瑞丽湾自行召集和主持了临时股东大会。在这一次临时股东大会中,59.6%的出席股东同意罢免李继芳董事职务。

单川对话语权的诉求,导致奥维通内讧加剧,一度引来了深交所的关注。

深交所的问询事项包括:罢免李继芳董事职务的提案内容是否属于股东大会职权范围;如股东大会通过该议案,李继芳被罢免后是否能够继续履职,如否,奥维通及相关方采取切实措施,保证董事会的正常运作及息披露义务的合规履行。

2019年7月19日,奥维通接到瑞丽湾函告,瑞丽湾所持有公司的股份被司法冻结及轮候冻结。截至公告披露日,瑞丽湾持有公司股份9,972.5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7.95%,累计被质押的股份为9972.5万股,占其所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100%;累计被司法冻结及轮候冻结的股份占其所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100%。

而单川对奥维通发起进攻的背后,还隐藏着另一个人——东方金钰创始人及前董事长赵兴龙。

从2017年开始,奥维通被实控人杜方转让后,先后经历了两个实控人:云南景成集团创始人董勒成和单川。

据证券时报e公司报道,他们都只是代持,真正实控人是赵兴龙!董勒成是以朋友的身份帮赵兴龙代持,而奥维通目前的实控人单川和总裁张国全,都是赵兴龙的旧部。

在收购瑞丽湾51%股权之前,单川其实就已经出现在奥维通一次收购中了。2018年5月5日,奥维通公告,全资子公司深圳市奥维通有限公司以自有资金1500万元收购中润亚北珠宝艺术品有限公司30%股权,而中润亚北法人和经理是单川。

证券时报·e公司报道称,据知情人士透露,单川从东方金钰监事一职离开后,还在为赵兴龙融资。

知情人士还透露,赵兴龙在东方金钰内部也并不讳言拿下了奥维通这家公司。董勒成只是帮忙代持奥维通,实际出资人是赵兴龙,赵兴龙2015年末牵涉到徐翔案件,不方便直接出面。这才能解释为何景成集团愿意以那么低的价格转让瑞丽湾股权给东方金钰前监事单川。

如今,东方金钰已经是伤痕累累。

2018年以来,东方金钰融资渠道受限,出现流动性困难。2019年上半年债务状况未有根本性改变,公司资金面继续紧张、控股股东股份被冻结部分被划转,公司部分账户被冻结,部分资产被拍卖或处置,融资依然困难。

而更为严重的是,东方金钰因资管产品被曝出兑付逾期后债务危机愈发沉重。始于2018年7月的兑付逾期,到了2019年4月,变成了金额多达40.61亿元的逾期未偿还项目,涉及多家托、基金以及银行。

2019年8月28日,东方金钰发布了2019年半年报,报告期内,东方金钰营业收入4.96亿元,比去年同期下降77.75%;利润为负5亿元,相比去年同期下降1438.79%。

等一切争斗尘埃落定,奥维通是否会成为赵兴龙的新阵地?

▽▽▽

●?戴志康浮沉:证大集团十年是与非

●?实控人缺钱了?P2P平台洋钱罐被指高利贷,股权一度全部质押

●?失控的龙湖:高管出走致系统性坍塌,长沙维权业主撕开了黑洞


对投资热感兴趣的朋友,欢迎关注我们 “好人好股操盘手商学院” 的同顺号。直接右上角 关注 ,会有惊喜相送哦。

如果大家觉得内容不错,记得帮我赞,转发和分享,谢谢大家的支持。

38岁董事长宣布辞职,理由竟是身体不好

对于企业家来说,38岁,本应该是黄金年龄,正处于事业上升期,努力一把,或许就能达到巅峰。

然而,正是在这样的年龄,前云南首富赵宁却做出了相反的选择。理由竟然是:身体不好。更让市场诧异的是,公司股价当天却涨停了!

8月5日有“翡翠第一股”之称的【、】发布公告称,因身体因,赵宁申请辞去公司董事长、董事及董事会下设各专业委员会委员等相关职务。

黄金年龄提出辞职,是真的身体不好还是背后另有隐情?

负债率近90%,囤积百亿“石头”

昨天赵宁辞职的公告出来后,东方金钰股价却低开高走,强势拉至涨停板。其实,东方金钰早已“风雨飘摇”,除了业绩巨亏外,更有巨额债务压顶,而且实控人赵氏家族股权遭全部冻结。

自2018年开始,东方金钰便开始持续遭受各种利空打压。首当其冲的就是债务问题。

据公开资料显示,截至今年4月18日,东方金钰有40.6亿元逾期债务未能偿还。而2018年年报的数据显示,公司营收不到30亿,亏损超17亿;总资产不到115亿元,负债达99.64亿元,资产负债率高达86.82%。

据东方金钰最近一次公告的债务到期未能清偿情况,截至4月18日,子公司金钰珠宝逾期债务达6.76亿元,东方金钰逾期债务33.85亿元,合计债务逾期40.61亿元。

截止2018年年末,公司的存货高达89.33亿,其中玉石类的存货就达到82.6亿。一些绝望的投资者把希望寄托在东方金钰的“石头”上,期望能用以偿债和盘活公司,然而东方金钰在其年报中承认,近两年翡翠市场需求低迷,公司库存大量翡翠成品不排除存货价格下跌的风险。

这些石头是否能再度疯狂?还能疯狂多久?一切可能都是未知。

赵氏家族股权遭全部冻结

东方金钰曾被王亚伟等明星基金经理重关注、有着A股“翡翠第一股”的光环,如今正在逐步褪去往日的印记。赵宁家族风光无两的首富日子也就持续不到一年,从2018年的七月开始,赵宁家族的风光日子就越来越少了。

随着东方金钰在债务泥潭中越陷越深,对债权人而言,追偿似乎也只有股权冻结这一方式了,从去年八月开始,赵宁家族的兴龙实业所持东方金钰股权开始陆续被冻结,根据2018年12月,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公开的一份执行裁定书显示:经,被执行人云南兴龙实业有限公司、赵兴龙、王瑛琰、赵宁名下银行账户内无存款、无机动车登记息,暂无财产可供执行。

赵氏家族或早已准备脱逃

有资料显示,自去年东方金钰开始负面不断:股价闪崩、欠债、违规、立案调之后,赵氏家族就已经计划“逃离”。

今年2月份,赵兴龙计划将东方金钰转卖给因“股份造假”而“闻名”资本市场的蓝田股份,现已改名为中国蓝田。这份股权转让,也被认为是中国蓝田再回A股。但在监管方的问询和业界、媒体的一片质疑下,这场闹剧草草收场。

事情至此,赵兴龙转让东方金钰股权的计划是夭折了。但在2017年,赵兴龙通过代理人16.77亿收购奥维通(002231.SZ)成第一大股东。彼时,奥维通的两个实控人单川和董勒成都是代持,幕后就是赵兴龙。

2017年6月,东方金钰董事长赵宁还向全体员工发出兜底增持倡议。同年9月,东方金钰公告,大股东兴龙实业减持2699万股,套现2.7亿。兴龙实业为赵氏家族企业。同年11月,兴龙实业再次抛出1.08亿股减持计划,“先兜底再减持”的操作,还曾引发一片质疑。

由此来,赵氏家族似乎早就在计划甩掉东方金钰这个大包袱。现在,赵宁以“身体不好”为由辞去东方金钰董事长一职,是否也是“逃脱”计划的一部分呢?

高达17亿的巨额亏损再加上高达40亿的逾期债务,东方金钰实际上已经走在破产的边缘!89亿的石头能否再度疯狂,挽救公司?一切都很难说,小轩认为先不说石是否真的存在,就算真的存在,如何评估价值也是个难题。到底这些石是“珠玉暗藏”还是一不值,全凭运气。“一刀生,一刀死”正说明其巨大的风险。

不管你是激进型的朋友还是稳健型的股民,都欢迎关注我们 好人好股操盘手商学院 。我们每天都会发布一些热门题材干货,请大家多多评论和指,期待与你们更多的交流与互动。

免责声明:本篇内容均为网络搜集,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所产生的投资风险均与本号无关,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



每经记者曾剑每经编辑梁枭

上市公司【、】(600319,SH)的“大当家”又双叒叕要换了。根据公司7月12日晚间发布的公告,其控股股东成泰控股及实际控制人斌,于7月12日与潍坊裕耀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潍坊裕耀),及潍坊裕兴能源科技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裕兴能源)签署《转让协议书》。通过相关交易,潍坊裕耀将间接成为亚星化学第一大股东。

亚星化学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斌此前介入亚星化学的成本为8.33亿元,此次退出作价仅为2.15亿元,亏损着实不小。今年1月,斌曾找了一个证券律师来接盘,但交易没有成功。本次接盘方潍坊裕耀由自然人朱益林实际控制,而朱益林曾任亚星化学副总经理。股权交易背后,也隐现着奥维通(002231,SZ)实际控制人夫妇的身影。前副总“债转股”进驻

根据亚星化学的公告,成泰控股拟分别将其持有的成泰一号、成泰二号、成泰三号和成泰四号0.0089%、0.0095%、0.0097%、0.0200%的出资额转让给潍坊裕耀。成泰控股拟分别将持有的成泰一号、成泰二号、成泰三号和成泰四号剩余的75.9911%、75.9905%、75.9903%、75.9800%出资额转让给裕兴能源;斌拟将其持有的成泰一号、成泰二号、成泰三号和成泰四号24%出资额转让给裕兴能源。潍坊裕耀与裕兴能源签署合伙协议,约定潍坊裕耀为上述四个合伙企业的普通合伙人。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成泰一号、成泰二号、成泰三号和成泰四号分别持有亚星化学4.04%、3.74%、3.64%、1.78%股权,成泰控股直接持有亚星化学0.36%股权,并通过担任上述四家合伙企业普通合伙人合计持股13.56%,为亚星化学控股股东。

在上述交易后,潍坊裕耀成为成泰一号等四家合伙企业的普通合伙人,从而间接获得亚星化学4165.4万股股份,占亚星化学总股本的13.20%,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

亚星化学表示,由于公司股权分散,此次权益变动对公司控制权的影响尚不确定。截至3月31日,亚星化学第二、第三大股东分别持股12.67%、8.40%。

资料显示,潍坊裕耀成立于今年7月3日,注册资本为2000万元,由自然人朱益林持股60%,北京中安汇银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安汇银)持股40%。而中安汇银第一大股东潍坊中安汇银投资也由朱益林实际控制。

▲截至《权益变动报告书》签署日,潍坊裕耀的股权结构

图片来源:上市公司公告截图

《权益变动报告书》披露称,朱益林实际控制着北京思迪纳生物、北京凯琳纳生物、北京金桥港基投资等10多家企业。事实上,朱益林与亚星化学之间早有渊源,其曾于2018年8月至2019年4月间担任亚星化学常务副总经理。

显然,裕兴能源才是此次股权转让的“金主”。根据公告所称,股权交易是源于成泰控股无法偿还对裕兴能源欠款,因此只能拿成泰一号等四个合伙企业的出资份额来偿还。回顾历史,亚星化学曾在2018年4月公告称,成泰控股曾将其持有的上市公司4165.4万股股份,质押给裕兴能源用以融资。

天眼的资料显示,裕兴能源与朱益林之间也存在诸多关联。裕兴能源股东包括潍坊蓝富投资管理合伙企业(以下简称潍坊蓝富)和潍坊裕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潍坊裕)。潍坊蓝富股东为潍坊中安民泰合伙企业(以下简称潍坊中安)以及中安汇银。潍坊中安股东为中安汇银以及潍坊峡山中骏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根据前可知,中安汇银也由朱益林实际控制。

值得一提的是,奥维通实际控制人也在这笔股权交易中现身。

资料显示,潍坊裕大股东为北京道汇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道汇通)。而道汇通的股东正是上市公司奥维通现任实际控制人单川、吴琼夫妇。与证券律师的“露水情缘”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按照亚星化学此前的公告,成泰控股、斌早有撤退的计划,但潍坊裕耀并非二者首选。

今年1月10日,亚星化学披露称,成泰一号等四个合伙企业拟将所持亚星化学4165.40万股股份,转让给上海合虚实业,后者成为上市公司新任第一大股东。上海合虚实业由自然人孙仕琪100%持股。

简历显示,孙仕琪于1979年出生,2008年7月至2014年2月任申万【、】法务经理,2014年3月至今任北京市竞天公诚律师事务所(以下简称竞天公诚律所)上海分所合伙人,2017年4月至今任上海合虚实业执行董事、经理,2017年7月至今任上海合虚投资咨询执行董事。

记者阅竞天公诚律所官网发现,孙仕琪的履历堪称丰富,其毕业于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分别获得法律硕士学位和经济学学士学位。孙仕琪主要执业领域为争议解决、破产清算、合规。

“孙律师尤其擅长处理证券金融、项目融资、公司控制权争夺及企业与政府间的重大、复杂案件。在证券合规方面也积累了丰富的经验,擅长为客户提供有关中国法律方面的合规咨询。孙律师已为多家上市公司及其股东、证券公司、期货公司、基金公司等机构和个人提供合规咨询服务。”竞天公诚律所毫不吝啬对孙仕琪的溢美之词。

一位擅长处理证券领域案件的律师,其全资控股的企业成为亚星化学大股东,将给上市公司带来何种变化?对此,市场本颇有期待。

在权益变动书中,上海合虚实业曾表示,介入亚星化学是“好上市公司资本运作平台的未来发展前景而进行的战略投资,促使上市公司在现有基础上实现业务转型升级”。

但离奇的是,到1月29日,亚星化学发布公告称,成泰控股与上海合虚实业签署了《 股份转让协议 之解除协议》。由于客观条件未满足,无法完成股份过户手续,双方终止了股权转让交易。 斌血本无归

虽然交易并没有确认亚星化学的新主,但可以确定的是,“权益变动完成后,斌先生将不再是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对于斌而言,这样的退出方式显得有些“残忍”。

2017年10月30日,亚星化学时任第一大股东长城汇理与成泰控股、斌签署了《财产份额转让协议书》。长城汇理将长城汇理二号、长城汇理四号等四家合伙企业100%财产份额转让给成泰控股及斌,对应的亚星化学股份总数为4165.40万股,转让总价款8.33亿元。

通过这笔交易,知名资本大鳄宋晓明“卸任”亚星化学实际控制人。斌则通过后续的增持等举措,成功上位。

值得一提的是,斌收购亚星化学股权的价格折合20元/股,较上市公司当时的股价溢价超过80%。在回复交易所问询时,斌方面表示,溢价是因收购价款包含了控制权溢价,同时基于对上市公司未来发展的心。

根据披露,斌的巨额收购款中,有2亿元来自其多年经营所得,有5.83亿元来自成泰控股向下属企业成泰化工的借款。这5.83亿元中,1.8亿元为成泰化工对外借款,4.03亿元为成泰化工多年经营积累以及股东投入。

得出来,为了入主亚星化学,斌可谓是下了血本,但如今却是血本无归。

根据亚星化学的公告,成泰一号等四个合伙企业100%出资额的转让总价款为2.15亿元,折合亚星化学每股转让价格5.15元。从以8.33亿元进驻亚星化学,到以2.15亿元黯然退出,斌在不到2年时间内就损失了6.18亿元。这样的结果真可谓是“扎心”。

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向记者表示,资本运作是一件专业的事情,需要专业的团队、智囊配合,同时也需要雄厚的资本支撑。盲目的投资,很难取得好的结果。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雪球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2 Comsenz Inc. Designed by 999test.cn & 雪球

GMT+8, 2021-1-19 01:26 , Processed in 0.143805 second(s), 17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