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雪球 门户 银行贷款 查看内容

【002248华东数控股吧】华东数控股票_002248股票_主力资金流向

2020-12-14 16:21| 发布者: admin| 查看: 7| 评论: 0

摘要: 【华东数控披露2019年年报 信永中和出具了带强调事项段的无保留意见】4月1日丨华东数控披露2019年年度报告,实现营业收入1.61亿元,同比增长94.2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663.59万元(2018年度:-5.75亿元) ...
【华东数控披露2019年年报 信永中和出具了带强调事项段无保留意见】

4月1日丨华东数控披露2019年年度报告,实现营业收入1.61亿元,同比增长94.2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663.59万元(2018年度:-5.75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7894.40万元;基本每股收益0.09元,公司计划不派发现金红利,不送红股,不以公积金转增股本。

值得注意的是,信永中和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为公司出具了带强调事项段的无保留意见,公司董事会、监事会对相关事项已有详细说明,请投资者注意阅读。

公司是以研发和生产经营数控机床、普通机床及其关键功能部件为主营业务的高新技术企业,自设立以来主营业务未发生重大变化。公司主营业务产品有数控龙门铣床(龙门加工中心)、数控龙门磨床、数控外圆磨床、万能摇臂铣床、平面磨床、动静压主轴等机床和功能部件产品。

梧桐兄确实心细,我这回是有明白了,已经明牌了,一语醒梦中人,华中,高金,大连机床关系都挺微妙啊

很多人买了东数三年了,天天盼重组,心情可以理解但现实很残酷,骨科绝对会上科创而不是借壳,具体因上次说过了,别指望既要大涨又要重组那样的好事,要明白这票越是异动越没戏,越是打压股价让大家绝望还可能有希望。

很多人没懂威高集团质押了多少钱。
并不是9481万元,而且9481万股,按每股多少钱估值,最终质押了多少钱,不好说。
换句话说威高集团质押了79.41%的自有股权,质押股权占血液总股份的31.7%。
血液注册资本29907万元,威高集团出资额11939.7万元。
9481/11939.7=79.41%,
9481/29907=31.70%,
当然实控人还通过港股威高医用高分子等控制一部分股权,这部分尚未质押。
总得来说质押影不影响实控人控制权呢,会不会影响IPO或者重组呢?仁者见仁吧。

周末消息有多,新证券法3月1号正式施行,注册制分布实施。东数公告了2019年度盈利,主营业务同比大幅减亏,还能再折腾三年。东数会不会成为威高的鸡肋?估计威高自己也在权衡利与弊,威高利益最大化才是它最想要的!

有些人以为把股价砸得再低,重组后股价照样可以涨回来。真是这样的吗?
假设重组前股价10元,股本2亿,市值20亿。注入资产作价20亿,重组后市场估值120亿,股本4亿,股价能涨到30元。投资成本10元的持有人,重组后收益200%。
如果重组前把股价砸到5元,市值10亿。同样注入20亿资产,重组后股本则6亿,重组后市场估值仍然120亿,股价只能20元。投资成本10元的持有人,重组后收益只有100%了!
明白了吗?到大股东把股价砸得惨不忍睹还在傻傻地笑吗?
中小股东都应该反对肆意打压股价的行为!

为适应市场需求,扩大产品产量,威海 华东数控 股份有限公司拟投资5.7亿元建设数控设备生产项目。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保护法》、《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影响评价法》和《建设项目环境影响评价分类管理目录》(2018 修订版)以及省、市有关环保政策,本项目属于“二十四专用设备制造业70专用设备制造及维修”中的“其他(仅组装的除外)”,应编制环境影响报告评价表。
2 地理位置
本项目位于威海市经济技术开发区崮山镇金诺路西、滨海大道北侧,项目四周均为工业厂房。项目地理位置图见附图1。
3 工程内容及规模
本项目总投资5.7亿元,占地面积104400 m2,总建筑面积55400 m2,年生产加工中心、磨床、铣床等数控设备1000台。项目劳动定员400人,年工作300天,实行8小时工作制。项目设有食堂,不设宿舍。
别意淫集团整体上市了,那是不可能的,威高集团有地产,有金融银行怎么整体上市?血液近期更不可能,19年刚变更了管理层,不符合上市公司要求,如果骨科不借壳,大家都去早洗洗睡吧!
新证券法规定上市公司是否退市由交易所根据公司能否具备持续“经营”能力来确定,而不是单纯依据年底做出来的“利润”数据。机床产业普遍萧条,昆机退市,沈机东数等均多年主业亏损。
请问董秘,如果东数不转型,威高拿什么来保证东数不退市?

编辑 | 承承

为避免2019年继续亏损,华东数控通过提前计提坏账准备方式使得2018年出现巨亏,再通过让控股子公司破产清算获得债权清偿款体现在2019年中,如此的做法虽然暂时增厚了公司2019年业绩,但再怎么操作,还是难改企业经营不振、资金链紧张局面。

扣非后净利润已经多年亏损的华东数控在近日发布公告,称收到控股子公司华东重工管理人支付的破产债权清偿款3830万元,并由此使得2019年度收益增加3830万元。

华东重工的破产清算是华东数控在2018年向法院申请的,理由是该子公司已经严重资不低债。表面上,这只是一笔清偿款,但是《红周刊》记者以华东重工破产清算为切入分析华东数控近年经营情况,发现其选择将控股子公司进行破产的背后目的并不简单,隐有“舍子求生”的意图。 

华东数控“舍子求生”

华东数控是于2008年在深交所中小板上市的企业,主业包括了数控机床和普通机床等。在上市最初几年,华东数控还是能够保持营收的增长和利润的盈利,但到了2011年后,不仅营业总收入出现了下滑,且营业利润也从2012年开始出现持续亏损。

正是公司在近些年营收表现不佳、营业利润持续亏损,使得华东数控股东的财富也变得越来越少,“所有者权益合计”项目的金额由2012年年末的12.03亿元减少至2018年年末的7109.97万元,“每股净资产”也从3.5814元减少至0.3389元。2017年时,公司还因连续亏损而被实行过“退市风险警示”的特别处理。

梳理华东数控2012年以来的“归母净利润”表现,可以到其通常是每连续亏损两年又神奇微利一年,归母净利润“两负一正”现象的循环发生,令人怀疑其有可能是人为操纵的结果,因为只要不连续3年亏损就不会面临被退市的可能。

其实,除了前几年归母净利润“两负一正”现象外,2018年的“业绩大洗澡”的嫌疑也是非常明显的。资料显示,2018年,华东数控全年净利润亏损-6.03亿元,相较2017年净利润-980.42万元、归母净利润3713.73万元出现明显大幅增长。对于2018年的大幅亏损,华东数控在回复交易所年报问询时称“2018年第四季度因子公司华东重工不再纳入合并范围,之前合并报表范围内抵消的对华东重工的其他应收款坏账准备3.2亿元所形成的内部未实现损失,在子公司处置当期转为已实现的坏账损失,计入当期的合并利润,因此第四季度资产减值损失金额较大,导致利润出现大幅波动。”

表面上,上市公司解释了2018年巨亏的因,但《红周刊》记者发现,若结合华东数控在今年年末因华东重工破产清算一事而增加2019年度收益约3830万元,则2018年的巨亏很可能是上市公司将对华东重工的坏账准备提前集中体现在2018年了,再通过主动对控股子公司实施破产清算,使得破产清算所带来的清偿款集中体现在2019年利润中,如此的做法可谓巧合和巧妙,不排除公司有刻意之嫌。

除此之外,相关公告内容还显示,控股子公司华东重工与中国银行威海分行存在金融借款合同纠纷,理应于2018年11月20日归还借款8300万元及利息28.58万元、罚息89.82万元,而控股股东华东数控对该债务也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可实际上,华东数控却将对华东重工提供的担保转给了关联方智创机械,而智创机械则出具《声明》称,放弃华东数控对上述债权的连带保证责任,无论华东重工能否清偿债务,智创机械将不追究其连带保证责任。

关联方的一纸声明虽然让华东数控“撇清”了连担清偿责任,但如此的做法,很难让人相这过程中没有隐藏其他利益安排的可能,否则关联方为何要轻易放弃自己的利益呢?不管如何,正是因为这种“舍子求生”运作,华东数控2019年很可能又将神奇地盈利或至少少亏了。 

难扛的资金压力

虽然各种各样的“巧合”,使得华东数控在近7个会计年度营业利润为负的情况下,仍保持住上市状态,但不管其如何操作,公司维持经营的流动资金压力却是非常明显的。
2018年年报显示,华东数控年末账面货币资金只有2071.10万元,仅占同期流动资产36186.39万元的5.72%。而流动资产中,周转时间较长的存货金额高达25978.60万元。同时,2019年三季报披露,42257.27万元的流动资产当中只有8471.03万元的货币资金。这些都意味着,华东数控的流动资产的周转情况是不乐观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华东数控2018年年末流动负债还高达64803.92万元,远远高于同期流动资产,是后者的1.79倍。而2019年三季度末流动负债52813.36万元也高于同期流动资产42257.27万元。也就是说,从流动性角度,华东数控2018年以来的流动资产难以覆盖流动负债的。

不仅如此,华东数控自2011年以来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也是长期为负的,也就是说,其长期的经营活动不但没有赚取现金,反而还导致了连续的现金净流出,这种现象对于一家长期正常经营的企业来说,显然有些不太正常的。2017年,华东数控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净额虽然暴增至11666.67万元,但需要注意是,这主要是获得13874.41万元政府补助收入所致,而非经常性流入。

在经营乏力下,华东数控负债情况如何呢?根据2018年年报问询函的回复,华东数控称,“扣减已经偿还的债务,包括大连高金的债务在内,目前公司主要短期债务余额41040.56万元。剔除基本能够续借的银行借款、银行承兑票据贴现债务、控股股东债务、预收职工公寓款及子公司债务,其他到期、未到期债务余额15265.44万元。”这意味着,至少有1.52亿元是需要华东数控去清偿的债务。

在大额负债面前,华东数控积极寻求资金来源,除了“舍子求生”之外,2019年7月19日召开的第五届董事会第十四次会议还审议通过了《关于向关联自然人借款的议案》,拟向关联自然人汤世贤借款,借款金额不超过人民币3000万元,借款利率为同期银行贷款基准利率4.35%/年,借款期限为自实际发生之日起不超过12个月。资料显示,汤世贤曾担任过华东数控的董事长,目前是华东数控第三大股东,持有约1449.74万股。

此外,华东数控还积极通过关联方的“帮忙”来减少利息费用。例如,2018年,通过追加大股东威海威高国际医疗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及关联方威高集团有限公司的担保,贷款银行上调了华东数控的用评级,从而降低借款利率。使得华东数控在威海商业银行的借款利率由6.09%下降至4.35%,在威海农村商业银行借款利率由8.136%、9.216%下降至4.785%。这些利率下降的幅度很明显,因此减少2018年息费用约447万元。另外,华东数控还与债务人达成和解而豁免其应付未付的利息,冲减2018年利息费用519.33万元,并且减少2018年和解以后各月的利息费用。 然而,在种种努力下,华东数控2018年年报和2019年三季报的财务数据显示,公司仍然资金链紧张。 

现金流量有异常

在述资金链紧张外,分析华东数控2018年年报相关财务数据,《红周刊》记者还发现其现金流量数据是有一定异常的,在2018年采购规模明显大于2017年采购规模的背景下,2018年用于支付采购“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却小于2017年相同项目。 

财报显示,华东数控2018年向前五名供应商合计采购了1287.63万元(如附表),占年度采购总额的24.35%,由此可合理测算出其采购总额有5287.99万元。考虑到采购的材料等物资在2018年1~4月适用17%增值税税率,而5月以后适用16%的税率,可推算出含税采购大约有6151.70万元。将含税采购总额跟“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3181.99万元勾稽,可发现有2969.71万元的采购并没有被支付现金。理论上,这将会导致资产负债表中应付款项应该有相同规模的增加,或者综合预付款项的变化之后经营性债务的增加规模与此相符。


然而,2018年年末应付票据及应付账款6515.06万元合计相比上一年年末的9731.01万元不仅没有增加,反而还减少了3215.95万元。在一增一减中,两者相差的金额高达6185.66万元。若进一步考虑预付款项增加的221.31万元影响,则这一差异金额将增至6406.97万元。

当然,仅凭采购和现金流量、应付款项之间存在的差异并不能够直接说明华东数控的财务数据是有问题的,还需要考虑其他可能的影响因素。可即使我们考虑到2018年年末材料跌价准备有1309.44万元,期末已经背书或贴现且在资产负债表日尚未到期的应收票据中期末终止确认金额与未终止确认金额合计4115.29万元,合计的金额也只有5424.74万元,与上述6406.97万元的差异金额依然不能吻合。

综合来,华东数控2018年现金流数据或采购数据方面是存在疑的,而这个疑的存在很大可能还是因公司资金链紧张所致。


(本已刊发于12月21日的《红周刊》)



红刊财经 胡振明

编辑 | 承承

为避免2019年继续亏损,【()、】通过提前计提坏账准备方式使得2018年出现巨亏,再通过让控股子公司破产清算获得债权清偿款体现在2019年中,如此的做法虽然暂时增厚了公司2019年业绩,但再怎么操作,还是难改企业经营不振、资金链紧张局面。

扣非后净利润已经多年亏损的华东数控在近日发布公告,称收到控股子公司华东重工管理人支付的破产债权清偿款3830万元,并由此使得2019年度收益增加3830万元。

华东重工的破产清算是华东数控在2018年向法院申请的,理由是该子公司已经严重资不低债。表面上,这只是一笔清偿款,但是《红周刊》记者以华东重工破产清算为切入分析华东数控近年经营情况,发现其选择将控股子公司进行破产的背后目的并不简单,隐有“舍子求生”的意图。

华东数控“舍子求生”

华东数控是于2008年在深交所中小板上市的企业,主业包括了数控机床和普通机床等。在上市最初几年,华东数控还是能够保持营收的增长和利润的盈利,但到了2011年后,不仅营业总收入出现了下滑,且营业利润也从2012年开始出现持续亏损。

正是公司在近些年营收表现不佳、营业利润持续亏损,使得华东数控股东的财富也变得越来越少,“所有者权益合计”项目的金额由2012年年末的12.03亿元减少至2018年年末的7109.97万元,“每股净资产”也从3.5814元减少至0.3389元。2017年时,公司还因连续亏损而被实行过“退市风险警示”的特别处理。

梳理华东数控2012年以来的“归母净利润”表现,可以到其通常是每连续亏损两年又神奇微利一年,归母净利润“两负一正”现象的循环发生,令人怀疑其有可能是人为操纵的结果,因为只要不连续3年亏损就不会面临被退市的可能。

其实,除了前几年归母净利润“两负一正”现象外,2018年的“业绩大洗澡”的嫌疑也是非常明显的。资料显示,2018年,华东数控全年净利润亏损-6.03亿元,相较2017年净利润-980.42万元、归母净利润3713.73万元出现明显大幅增长。对于2018年的大幅亏损,华东数控在回复交易所年报问询时称“2018年第四季度因子公司华东重工不再纳入合并范围,之前合并报表范围内抵消的对华东重工的其他应收款坏账准备3.2亿元所形成的内部未实现损失,在子公司处置当期转为已实现的坏账损失,计入当期的合并利润,因此第四季度资产减值损失金额较大,导致利润出现大幅波动。”

表面上,上市公司解释了2018年巨亏的因,但《红周刊》记者发现,若结合华东数控在今年年末因华东重工破产清算一事而增加2019年度收益约3830万元,则2018年的巨亏很可能是上市公司将对华东重工的坏账准备提前集中体现在2018年了,再通过主动对控股子公司实施破产清算,使得破产清算所带来的清偿款集中体现在2019年利润中,如此的做法可谓巧合和巧妙,不排除公司有刻意之嫌。

除此之外,相关公告内容还显示,控股子公司华东重工与中国银行威海分行存在金融借款合同纠纷,理应于2018年11月20日归还借款8300万元及利息28.58万元、罚息89.82万元,而控股股东华东数控对该债务也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可实际上,华东数控却将对华东重工提供的担保转给了关联方智创机械,而智创机械则出具《声明》称,放弃华东数控对上述债权的连带保证责任,无论华东重工能否清偿债务,智创机械将不追究其连带保证责任。

关联方的一纸声明虽然让华东数控“撇清”了连担清偿责任,但如此的做法,很难让人相这过程中没有隐藏其他利益安排的可能,否则关联方为何要轻易放弃自己的利益呢?不管如何,正是因为这种“舍子求生”运作,华东数控2019年很可能又将神奇地盈利或至少少亏了。


难扛的资金压力

虽然各种各样的“巧合”,使得华东数控在近7个会计年度营业利润为负的情况下,仍保持住上市状态,但不管其如何操作,公司维持经营的流动资金压力却是非常明显的。
2018年年报显示,华东数控年末账面货币资金只有2071.10万元,仅占同期流动资产36186.39万元的5.72%。而流动资产中,周转时间较长的存货金额高达25978.60万元。同时,2019年三季报披露,42257.27万元的流动资产当中只有8471.03万元的货币资金。这些都意味着,华东数控的流动资产的周转情况是不乐观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华东数控2018年年末流动负债还高达64803.92万元,远远高于同期流动资产,是后者的1.79倍。而2019年三季度末流动负债52813.36万元也高于同期流动资产42257.27万元。也就是说,从流动性角度,华东数控2018年以来的流动资产难以覆盖流动负债的。

不仅如此,华东数控自2011年以来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也是长期为负的,也就是说,其长期的经营活动不但没有赚取现金,反而还导致了连续的现金净流出,这种现象对于一家长期正常经营的企业来说,显然有些不太正常的。2017年,华东数控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净额虽然暴增至11666.67万元,但需要注意是,这主要是获得13874.41万元政府补助收入所致,而非经常性流入。

在经营乏力下,华东数控负债情况如何呢?根据2018年年报问询函的回复,华东数控称,“扣减已经偿还的债务,包括大连高金的债务在内,目前公司主要短期债务余额41040.56万元。剔除基本能够续借的银行借款、银行承兑票据贴现债务、控股股东债务、预收职工公寓款及子公司债务,其他到期、未到期债务余额15265.44万元。”这意味着,至少有1.52亿元是需要华东数控去清偿的债务。

在大额负债面前,华东数控积极寻求资金来源,除了“舍子求生”之外,2019年7月19日召开的第五届董事会第十四次会议还审议通过了《关于向关联自然人借款的议案》,拟向关联自然人汤世贤借款,借款金额不超过人民币3000万元,借款利率为同期银行贷款基准利率4.35%/年,借款期限为自实际发生之日起不超过12个月。资料显示,汤世贤曾担任过华东数控的董事长,目前是华东数控第三大股东,持有约1449.74万股。

此外,华东数控还积极通过关联方的“帮忙”来减少利息费用。例如,2018年,通过追加大股东威海威高国际医疗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及关联方威高集团有限公司的担保,贷款银行上调了华东数控的用评级,从而降低借款利率。使得华东数控在威海商业银行的借款利率由6.09%下降至4.35%,在威海农村商业银行借款利率由8.136%、9.216%下降至4.785%。这些利率下降的幅度很明显,因此减少2018年息费用约447万元。另外,华东数控还与债务人达成和解而豁免其应付未付的利息,冲减2018年利息费用519.33万元,并且减少2018年和解以后各月的利息费用。 然而,在种种努力下,华东数控2018年年报和2019年三季报的财务数据显示,公司仍然资金链紧张。


现金流量有异常

在述资金链紧张外,分析华东数控2018年年报相关财务数据,《红周刊》记者还发现其现金流量数据是有一定异常的,在2018年采购规模明显大于2017年采购规模的背景下,2018年用于支付采购“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却小于2017年相同项目。

财报显示,华东数控2018年向前五名供应商合计采购了1287.63万元(如附表),占年度采购总额的24.35%,由此可合理测算出其采购总额有5287.99万元。考虑到采购的材料等物资在2018年1~4月适用17%增值税税率,而5月以后适用16%的税率,可推算出含税采购大约有6151.70万元。将含税采购总额跟“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3181.99万元勾稽,可发现有2969.71万元的采购并没有被支付现金。理论上,这将会导致资产负债表中应付款项应该有相同规模的增加,或者综合预付款项的变化之后经营性债务的增加规模与此相符。


然而,2018年年末应付票据及应付账款6515.06万元合计相比上一年年末的9731.01万元不仅没有增加,反而还减少了3215.95万元。在一增一减中,两者相差的金额高达6185.66万元。若进一步考虑预付款项增加的221.31万元影响,则这一差异金额将增至6406.97万元。

当然,仅凭采购和现金流量、应付款项之间存在的差异并不能够直接说明华东数控的财务数据是有问题的,还需要考虑其他可能的影响因素。可即使我们考虑到2018年年末材料跌价准备有1309.44万元,期末已经背书或贴现且在资产负债表日尚未到期的应收票据中期末终止确认金额与未终止确认金额合计4115.29万元,合计的金额也只有5424.74万元,与上述6406.97万元的差异金额依然不能吻合。

综合来,华东数控2018年现金流数据或采购数据方面是存在疑的,而这个疑的存在很大可能还是因公司资金链紧张所致。

(本已刊发于12月21日的《红周刊》)

更多投资机会请链接页链接


威高也正在剥离不盈利资产,关闭无市场竞争力产品。产品进行大调整,威高最高层也正利用 华东数控 这个上市公司做大做强其最盈利产品!
盘面总结

今日大盘再外围股市收涨的情况下跳空高开,但很快就回补了缺口,显示市场观望气氛比较浓厚,整个上午都处于弱势震荡格局。午后再度震荡走弱,沪指小幅收跌,日K线止步八连阳。北向资金合计净流入逾80亿元,为连续21日净流入,其中沪股通净流入45.6亿元,深股通净流入34.9亿元。

盘面上

盘面上,今日涨停个股33家,跌停6家。半导体、旅游、新材料居板块涨幅榜前列。胎压监测、水泥、知识产权板块跌幅榜前列。

技术分析

技术上,今日上证综指大盘收出的是一颗高开震荡收低的阴线,这颗阴线的量能是有所萎缩的,资金入场意愿总体依然是偏低的。从均线系统来,今日上证综指大盘继续受到了上方半年线的压制,向下跌破了5日均线和30日均线的支撑,大盘技术面上方的压力依然是较大的。

56只触底反弹小盘股名单一览,流通盘小于3亿!股民躺着发财!

长城军工(601606)、华东数控(002248)、【()、】(000819)、高争民爆(002827)、渤海股份(000605)、岭南控股(000524)、长白山(603099)、东晶电子(002199)、康达新材(002669)、南方轴承(002553)等。

具体如

触底反弹的五大特征

第一特征(支撑确认)个股跌到前期主力拉伸底部,前期以有涨停板为上,涨停板越多后期拉伸幅度越大。

第二特征(支撑确认)股价得到筹码密集峰下边线支撑。

第三特征(多方反)个股跌到前期涨停板底部K线必须有阳线止跌。

第四特征(非必要条件)个股需经过5到10天时间横盘吸筹,没有横盘吸筹个 股拉伸力度不会很大。

第五特征(买入时机)个股拉伸下方量能必然是放量情况,符合早盘放量拉升规则。

跟大家讲一个确定性的机会

欢迎大家关注柯宇川,以前的老粉丝大家都知道,今年柯宇川已经带着粉丝们抓到了领益智造、东方通、九鼎新材和【()、】等数只翻倍大牛!其中万集科技从13块涨到86块,翻了将近7倍。

12月1日晚,柯宇川首次给出的票【()、】,收盘涨停。还有其他几只票,都有不同程度的上涨,大家可以自己。

这几天市场有望走出翻倍换手龙,朋友们要把握今年最后一波大题材的赚钱机会!

明日开门牛股已出炉,老规矩,还是老地方重解读!

关注柯宇川徽|幸wxap79(长按可复制)

因为要邀请,所以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加我徽|幸wxap79(长按复制)备注 球友

老柯本着负责,专注,诚恳的态度用心写每一篇分析章,特鲜明,不做作!欢迎收藏


威高数控装备制造产业园(一期)规划及建筑设计方案和行政许可批前公告,公告截止日期10月14日!建设单位(就是主体单位) 华东数控 股份有限公司,包括配送中心、平磨车间、圆磨车间、加工中心、刀具车间等。
你读懂了这句话,你就明白了陈学利为什么要发展机床业的目的!当数控机床的水平和拥有量成为衡量国家制造业水平、工业现代化程度和国家综合竞争力的重要标志的时候,一个国家,尤其是中国这么大的制造业国家,不能没有自己的数控系统!
东数未来之梦,是美好的,现实很残酷,未来是什么,除了陈总,其它人都不知,我们是韭菜,伸着脖子让人割。

股友191118 的发 贴明显反映出,散户非常焦虑了!7.5元,套牢筹码 99.5%


关键是谁愿意拉升?谁愿意给散户抬轿?机构谁愿意被散户割韭菜?


先回答清楚以上问题,再考虑其他!

在这个资金短缺,国内企业纷纷加快融资步伐的,国家也鼓励融资上市的大背景下,威高逆势而动,主动把自己的控股权转让,就是为了谋求一块土地搞房地产开发。在国内房地产公司纷纷倒闭的情况下,威高集团不邪、不怕事,就是要搞房地产。
前途迷茫之际,给大家打打气:
1,2016年打算借壳上市融资,现在不需要了?威高港股全流通,解决融资需求了?迈瑞等国内医疗机械大发展,威高不急吗?
2,为啥高管亲属会买入500股?此地无银,还需要挂个牌子吗?
3,东数要发展数控机床,为什么买地不向大股东借,反而向汤借?
4,此前报道威高集团2020年前要3家上市公司,现在取消计划了吗?
如果威高稳健,36个月借壳,不上发审委员会。
威高如果现在借壳,上发审委通过概率为100%,因是新规对高科技项目开绿灯!

002248 这几天构筑底部区域、起来还不够牢固;此股较量的人不少、一是上市公司不想短期上行,来稳住日后发行价格 二:里面有几个好大户,机构不想抬轿;三:重要时在本月10月30日 季报,几个大户是否增减股份;四:唯一利好,上市公司重组新规于10月18日执行(或借壳上市),可以配套融资,但今年微利预期,上市公司有不很急重组,这就矛盾 五:需要对此股要有足够耐心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雪球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2 Comsenz Inc. Designed by 999test.cn & 雪球

GMT+8, 2021-1-16 20:03 , Processed in 0.118923 second(s), 17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