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雪球 门户 银行贷款 查看内容

暗恋桃花源剧本 暗恋桃花源剧本的图片_暗恋桃花源剧本的视频|《暗恋桃花源》剧本全

2021-7-10 18:29| 发布者: admin| 查看: 3| 评论: 0

摘要: 暗恋桃花源剧本图片搜索 在百度搜索暗恋桃花源剧本图片 在搜狗搜索暗恋桃花源剧本图片 在必应搜索暗恋桃花源剧本图片 在360搜索暗恋桃花源剧本图片 暗恋桃花源剧本视频搜索 在百度搜索暗恋桃花源剧本视频 在搜狗搜索 ...
  • 在百度搜索暗恋桃花源剧本图片
  • 在搜狗搜索暗恋桃花源剧本图片
  • 在必应搜索暗恋桃花源剧本图片
  • 在360搜索暗恋桃花源剧本图片
  • 在百度搜索暗恋桃花源剧本视频
  • 在搜狗搜索暗恋桃花源剧本视频
  • 在必应搜索暗恋桃花源剧本视频
  • 在360搜索暗恋桃花源剧本视频
  • 在百度搜索暗恋桃花源剧本下载
  • 在搜狗搜索暗恋桃花源剧本下载
  • 在必应搜索暗恋桃花源剧本下载
  • 在360搜索暗恋桃花源剧本下载
  • 《暗恋桃花源》剧本全编导:【台湾】赖声川 人物: 云之凡????恋人女 江滨柳????恋人男 演????暗恋剧组导演副导演????暗恋剧组副导演,女人,三十多岁 江太太????江滨柳妻子 花????渔夫妻袁老板????房东 子????桃花源剧第一幕 〔黑场。灯光亮起。江滨柳和云之凡。江滨柳哼歌,在云之凡后面来回。〕 好安静的上海呀!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安静的上海。好像整个上海就只剩下我们两个人了。刚才那场雨下得真舒服,空气里有种说不出来的味道。滨 柳,你看,那水里的灯,好像?? 江滨柳 好像梦中的景象。 好像一切都停止了。江滨柳 一切是都停止了。这夜晚停止了,那月亮停止了,那街灯,这个秋千, 你和我,一切都停止了。 天气真的变凉了。(滨柳将外衣披在云之凡身上)滨柳,回昆明以后,会不会写信给我? 江滨柳 我已经写好了一叠信给你。 真的?江滨柳 而且,还算好了时间。我直接寄回你昆明老家,一天寄一封,明天你坐 船,十天之后,你到了昆明,一进家门,刚好收到我的第一封信。接下来, 你每一天都会收到我的一封信。 我才不相信,你这人会想这么多!江滨柳 (从云之凡身上外衣口袋里拿出信)所以,还没有寄。 我就知道。江滨柳 (将信交给云之凡)这样,你就确定可以收到了。 (走动,江滨柳跟随)有时候我在想,你在昆明呆了三年,又是在联大念的书,真是不可思议,我们同校三年,我怎么会没见过你呢?或许,我们 曾经在路上擦肩而过,可是我们居然在昆明不认识,跑到上海才认识。这么 大的上海,要碰到还真不容易呢!如果,我们在上海也不认识的话,那不晓 得会怎么样,呵。 江滨柳 不会,我们在上海一定会认识! 这么肯定?江滨柳 当然!我没有办法想象,如果我们在上海不认识,那生活会变得多么空 虚。好,就算我们在上海不认识,我们隔了十年,我们在??汉口也会认识; 就算我们在汉口也不认识,那么我们隔了三十,甚至四十年,我们在??在 海外也会认识。我们一定会认识。 可是那样的话,我们都老了。那又有什么意思呢?江滨柳 (握云之凡的手)老了,也很美呀! (两人一起看表)晚了,我要回去了。(去手提袋拿围巾,跑过来,指布景)滨柳,你看,那颗星星!(将围巾围在滨柳脖子上) 江滨柳 你这是?? 我今天到南京路,看到这条围巾,就想你围起来一定很好看。江滨柳 你别管钱嘛!你看,多好看!等我回到昆明以后,这里天就要变凉了, 你要常常围哟!我还帮我妈买了两块衣料。这次,是我们家抗战以来第一次 大团圆。我重庆的大哥、大嫂也要回来。滨柳,你知不知道,昆明一到过年, 每一家满屋子都铺满了松针??那种味道,才真正地叫过年。 江滨柳 回家真好哇! 你怎么了,又想家了?总有一天你会回到东北去的。东北又不是永远这个样子。 江滨柳 东北不是说你想回去就可以坐火车回得去的。 总有一天你可以回到东北过年嘛!(江滨柳伤感地往一边走,云之凡随后安慰他)战争已经过去了,这年头,能够保得住性命已经不容易了。有些 事情不能再想了。江滨柳 有些事情不是你说忘就忘得掉的。 可是你一定要忘记呀!你看我们周围的人,哪一个不是千疮百孔的?江滨柳 (激动)有些画面,有些情景你这一辈子也忘不掉的。 可是你一定要忘记,你一定要学着去忘记呀!江滨柳 好,就像这段时间我们两个在一起,你说我会忘得掉吗? 哎哟,我又不是让你忘掉我们之间。我是说那些--不愉快的事:战争,逃难,死亡。你一定要忘记才能重新开始。滨柳,这些年我们也辛苦够了, 一个新的秩序,一个新的中国就要来了。(看表)我真的要回去了。房东要 锁门了。 江滨柳 之凡,(挽住之凡)再看一眼。 (依偎滨柳)滨柳,我回昆明以后,你会做些什么?江滨柳 等你回来。 还有呢?江滨柳 等你回来。 然后呢?〔暗恋组导演上台,副导演随后。导演在两人面前徘徊〕 不是这种感觉。(对两人说戏)我记得当时呀,不是这个样子。江滨柳 导演,你是说我们刚才戏里什么东西不对吗? 江滨柳,你要了解江滨柳的遭遇,看时代背景之间的关系。你更要了解,这场戏,就是整个故事的关键。(拉过云之凡的手)小手这么一握,是最甜 蜜,也是最心酸的一握。 江滨柳 导演,你可不可以把话说得具体一点? (走到前台)从历史的角度来说,当时这个大时局里,从你内心深处,应该有所感觉,一个巨大的变化即将来临。 导演,我觉得我们刚才感觉满好哇,情绪也很对呀!问题是四十多年前的事儿了,我们这么多人当中,只有你一个人去过上海。我们已经尽量按照 你所说的去想象了。(指点)这边是外滩公园了,那边是黄浦江,那边?? 黄浦江?我看你们看的是淡水河!副导演 老师,我觉得刚刚?? 戏,等你老了,躺在病床上,你就没有回忆了你懂不懂?江滨柳 好,那现在怎么办? 从过年开始。〔导演、副导演下〕 滨柳,你知不知道,昆明一到过年,每一家满屋子都铺满了松针,那种味道才叫过年。 〔桃花源组人上,在后景〕 江滨柳 回家真好。 你怎么了,又想家了?总有一天你会回到东北去的,东北又不是永远都这个样子。 江滨柳 东北不是说你想回去就可以坐火车回得去的。 总有一天你可以回到东北过年嘛!(江滨柳伤感地往一边走,云之凡随后安慰他)战争已经过去了,这年头,能够保得住性命已经不容易了。有些 事情不能再想了。 江滨柳 有些事情不是你说忘就忘得掉的。(袁老板和老陶走近) 后边在干什么呢!江滨柳 (激动)有些画面,有些情景你这一辈子也忘不掉的。 可是你一定要忘记,你一定要学着去忘记呀!江滨柳 好,就像这段时间我们两个在一起,你说我会忘得掉吗? 哎哟,我又不是让你忘掉我们之间。我是说那些--不愉快的事??(袁老板已经到了两人身边,前景美工小林和布景顺子扛一桌子走过)战争,逃 难,死亡。(袁老板指挥他们摆桌子) 〔导演上,副导演随后〕 你们在干什么呢?江滨柳、云之凡 哎!搞甚么呀! 袁老板 你在跟我说话? 袁老板我请问一下你们在干什么?请你们把东西搬一搬,我们要排戏呀。 你排什么戏呀?场地是我们租的。袁老板 不不不不,这怎么可能呢?我们明天要正式公演呐!外面有一张海报《桃 花源》我相信你们都看到了。 我不管是不是你们啊,场地是我们租的。袁老板 我想一定是你们弄错了!真的,真的。大家快一点!我们时间来不及了, 马上叫顺子去。顺子!(对江滨柳)帮忙一下,动作起来好不好?把东西搬 江滨柳你们不要开玩笑好不好?我们要排戏呀,你们搬什么东西呀? (在一边读剧本)我死我死我死??(大声)我死!江滨柳 你们今天真有订场地吗? 袁老板 对,当然有哇! 江滨柳 奇怪呀!场地是我们订的! 副导演 暗恋,暗恋是在讲什么东西?袁老板 哎呀!你不要管它讲什么东西嘛! 江滨柳 是这样的啊,我们呢后天就要演出,今天非要彩排不可。 哦!所以说你们搞错了!我们呢明天就要演出,你看谁比较紧张呢?袁老板 当然是我们比较紧张了对不对! 江滨柳 (对副导演)你跟剧场怎么办的手续呀? 袁老板对对对!你去问一问就比较清楚了嘛! (边下场)当然要问,你等着看就好了!〔暗恋组下〕 袁老板好了,这问题呀不会有的了!你看,场地是我们的嘛。 不会有问题,不会有问题!每次问题都一大堆!我刚才他妈的差点去搬那个什么那个那个那个?? 袁老板 秋千呀。 啊,秋千。上一次我差点去搬那个什么那个那个那个??袁老板 方舟啊! 啊,方舟。搬得我半死!反正我跟你说我不能被干扰就对了。袁老板 好了,好了。没用问题了!哎,我们从三角关系那场开始好不好?动作 快一点了! 〔灯光暗下〕 第二幕 〔灯光亮起。老陶家。一张旧四方桌,三把椅子分别摆在桌后面和桌两边, 四方桌后上方悬挂着一幅破竹帘子。老陶在使劲拔酒瓶盖子,但就是打不 这是什么酒哇?(到旁边去拿菜刀。边用菜刀弄酒瓶)这叫什么家?买个药买一天了还没买回来,这还叫家吗?(打不开)我不喝可以了吧!(将 菜刀与酒瓶放下,拿起饼)我吃饼!(仿佛感想颇多)武陵这个地方呀,根 本就不是个地方。穷山恶水,泼妇刁民。鸟不语,花还不香呢!我老陶打个 鱼嘛,呵,那鱼好像串通好了一块不上!老婆满街跑没人管!什么地方! (咬饼,但就是咬不动)嗯??(把饼拍在桌子上,操刀)康里康朗,康里 康朗。这叫什么刀?(扔刀)这叫什么饼?(把饼摔在地上,踩在两张饼上, 扔第三张饼)大家都不是饼!大家都不是饼!我踩!我踩!(突然停下,指 着第三张饼)你别怕,你没错,你冤枉。(指脚下两张饼)你们两个这是干 什么?(交叉步,扫堂腿,头顶地面欲倒立)压死你,压死你! 〔春花唱着歌,拎着个包袱,高高兴兴地从右上。〕 (起身,与春花调换位置,拿起桌上的酒瓶)买,买,买个药你买一天买哪儿去了你?(将酒瓶放在桌上,春花拿起,“砰”打开盖子,倒了一杯, 盖上盖子,喝酒。老陶在旁边,嫉妒而吃惊地看着)买个药买一天买哪儿去 了,问你半天你怎么不回话儿啊你? 你要的都在这儿了,蛤蚧,蛇鞭,海狗鞭!买回来是一条一条的,现在都被你踩成粉了。 没关系,值得。那好了,你把这药拿到后头炖一炖去呀!小火慢炖,咕噜咕噜咕噜咕噜,三碗炖成一碗,然后呢你把它给喝了。 (指着自己的鼻子)我有问题?开玩笑,我会有问题?(双手在面前比划)我这么个人,我这么个长相,我什么地方,我哪里(看自己裆部)会有?? 问题? 你这个人啊,怎么搞的?整天都钓不到一条大鱼,药给你买回来了你又不吃。是你急着要生孩子的,我可一点都不着急。吃不吃随便你! (拍桌子,暴躁)鬼话!袁老板怎么会知道我们家不生孩子?袁老板怎么会知道我们家不生孩子?(两人把药摔在地上)我踩!我踩! 〔袁老板抱着一床被子,喜滋滋地从右边上。〕袁老板 (唱)左分右分我分不开。 嗯!袁老板!袁老板 (楞住)老陶,你在家啊! 袁老板(自言自语)那我今儿可费事儿了。 什么?袁老板 哦,我是说你可好啊? 托福,婚姻生活美满!袁老板 那就好哇! (在桌子上)袁??(袁老板示意老陶在场)老板。袁老板 哎!花儿??(春花示意老陶在场)春花。 (在桌子上温柔地)来,上来玩儿吧。袁老板 (走到两人中间)我看还是你下来看看我买了什么东西送给你--(看 (在一边走来走去)没听说还有人送棉被的。袁老板 你们家的棉被又旧又破不能用了(捂嘴后悔)。 哦。嗯?我们家的棉被又旧又破,你怎么知道?袁老板 嗨,我是关心你--们嘛!(打开棉被,走向前台)老陶,这床棉被是 我专门拖人从苏州带回来的,你过来看看呀。 (上前,拿了棉被胡乱翻看)什么棉被呀?肚子都吃不饱了,要这么花里呼哨的棉被干什么?你自己看看呗!(伸展棉被,春花接了,袁老板在中 袁老板(三人在被子后面,露着脑袋。老陶居袁老板右首,春花居袁老板左首。 袁老板右手伸在棉被外,指点棉被)老陶啊,这床棉被的料子有多好我就不 说了,单说她这手工吧。(这时,春花右手摸袁老板右腮)这个手工,手工?? (袁老板摸春花手,忘形) 袁老板啊,手工,手工,手工,这个手工(春花的右手替袁老板挠头,又指向 棉被)手工好呀,让人多舒服呀! 什么呀?袁老板 (看老陶,同时春花的手指老陶)什么什么呀?你看我干吗?(春花手 指棉被)看这儿!(老陶看被子。袁老板)啊,你看,这被子上绣的是有龙 有凤还有凤爪啊。(袁老板情不自禁地亲吻春花的手) 干什么呢?袁老板 (打哈欠,春花手捂袁老板的嘴,又挠头)你别老是盯着我看,你看被 被子睡觉用的,不重要。袁老板 不不不不不(春花摆手),睡觉才重要呢!(春花伸大拇指)你别看我 了,(春花手打老陶一耳光,指棉被)你快看被子呀!你看这个龙的眼睛, 绣的是雄壮威武,炯炯有神。尤其是这个凤的身材,就更不用提了?? 袁老板(摸着春花)我喜欢哪!(两人分开) 你就进去吧,进去吧。(老陶下。)袁老板 (捡起地上的药)还用这个。(踢了一脚,没踢中) 袁老板(两人拥抱)花儿??我送给你的花儿呢? (突然分开)你快走吧,他已经怀疑我们俩了。袁老板 不,我已经不能再等了。 可是我们只能等啊。袁老板 我恨不得马上带你走,离开这个破地方。 我们能去哪儿呢?袁老板 去哪儿不重要,只要你我都有信心,哪怕是天涯海角,都是你我自己的 园地。我有一个伟大的抱负,在那遥远的地方,我看见我们延绵不绝的子孙, 10 在那里手牵着手,肩并着肩。一个个都只有这么大。(用拇指和食指比划) 为什么只有这么大?袁老板 因为远嘛! 袁老板我看见了,他们左手捧着美酒,右手捧着葡萄,嘴里还含着凤梨。 啊!(又疑惑地)那不是成了猪公了吗?袁老板 (搞不清楚)我是说,他们有吃不完的水果。 啊!水果!袁老板 水果! 真有这样的地方吗?袁老板 当然!只要你我都相信。 袁老板,无事不登三宝殿。今儿除了送咱们一床棉被之外,还有什么事儿,你就坐下来直说吧! 袁老板 好。(三人坐下,老陶居中,春花在老陶右首) 可要是房租的事儿??袁老板 别提那个房租了。要是为了这么点儿房钱,传出去我都有点不太好意思 了。(拿起酒瓶,“砰”打开)老陶,咱们就说说最近你打鱼的事儿吧。 (馋)打鱼什么事儿呀?袁老板 (为春花和自己倒酒,“砰”盖上)为什么别人打的鱼都那么大,你打 的鱼就这么点儿。(用小手指比划)二三十人打的鱼都交给我,太小了我就 要淘汰。来来来,先不说打鱼的事儿,先干。 (举空杯)我这儿,我这儿??袁老板 (与春花干杯)啊,痛快!(春花拿酒瓶,“砰”,为袁老板和自己倒 上。刚要盖盖子,老陶伸手捂住酒瓶) 谁不想打大鱼,我也想打大鱼呀。那鱼也不是我给弄小的,你说是不是呀。可是这打鱼也有个运气问题,(刚要为自己倒酒,袁老板和春花的酒杯 分别伸过来。说着说着,他把酒瓶往桌上一放,这时春花迅速“砰”盖上) 我是想打大鱼可是打不到哇! 袁老板 (与春花干杯)啊,痛快。老陶哇,做人哪要有志气,有理想。想要的 东西,只管把手伸进去,拿过来。上游有得是大鱼,你怎么不去试试呢? 11 袁老板,你说这话不就太那个什么了吗?袁老板 我这话太哪个什么了? 上游有大鱼我也知道,可我的船就这么点儿大,我去吧,去吧,去了不就那个什么了嘛! 看你这个人,叫你去那个什么,结果你坐在那儿说了那个什么,说了半天你到底说哪个什么了? 怎么可能够那个什么了?袁老板 你看你这个那个那个这个你说了什么跟什么嘛你?你有话干脆直接说 出来。 哪个什么什么??袁老板 好了!我看你呀,根本说不清。还是我来说!(站起来,拍胸脯) (站起来)你来说?袁老板 我说你呀,你那个那个那个?? 我哪个哪个哪个哪个??袁老板 (指春花)对她! 袁老板对她也太那个那个那个什么了。 好,就算是我对她是那个什么了点儿,可是我对她再那个那个那个什么,那是我们之间的那个那个那个--什么。可是你呢?你那个那个那 袁老板我哪个哪个哪个?? 你那个那个那个又算是什么呢?袁老板 好,就算我那个那个那个不算什么,可是你那个那个那个?? 我哪个哪个哪个??袁老板 你那个那个那个当初! 当初?哪个当初?袁老板 最当初! 最当初?我们都不是什么。(两人说着,不禁黯然坐下。停顿)要不这12 样好了,我去死,可以吧? 袁老板 (呆呆望着前方,发出类似饱嗝的声音)嗝。 我想你是没听懂我意思。我是说,要不我去死,可以了吧?袁老板 (在后台)我死!我死!我死!我死!??袁老板 (在二人影响下)好!我死!我死!我死!?? 啊--啊--(袁老板和春花表面上劝解老陶,实际上却在掐他。老陶经过挣扎,方才逃脱) 〔暗恋组的人上〕 袁老板,他们有场租租约!我说过我不能被干扰了。袁老板 场租租约谁都有嘛!有没有找过剧场管理员呢? 管理员不在!袁老板 那就对了嘛!顺子!顺子! 我们把这里清理掉!(大家清理东西)袁老板 哎呀,顺子把那东西摆哪里去了嘛!顺子,顺子! 〔袁老板、春花和老陶下。找刘子骥的女人上。大家在搬东西。〕 (拿起东西,边走)刘子骥?他姓什么?〔顺子下。女人跟下。〕 快,台北病房,病房!13 第三幕 〔台北病房。病床,轮椅,凳子,床头柜,录音机,吊瓶。江滨柳躺在病床 上,护士上。〕 士早安!睡得好不好?你有报纸了?今天天气很好,你起来坐一坐。(扶江滨柳坐上轮椅)今天天气真的好好啊!(拿报纸)江先生,这个《寻人启 事》真的是你登的?真的!我第一次认识会登寻人启事的人呐!(读寻人启 事)云之凡,自上海一别至今已四十余年,近来身体??你好无聊哇!你登 这些干吗?(读报)今知你早已来台??她是你什么人啊?你跟我说好不好? 江滨柳 你是哪年生人? 民国六十二年。江滨柳 (摆手)跟你讲你没法儿懂。 哎呀,你怎么这样讲话?你跟我讲我会懂的啦!说嘛!江滨柳民国三十七年,我和她在上海认识的。那个夏天是我最快乐的一个夏 天。后来她要回昆明老家过年,我和她在上海公园分手。结果,就一辈子没 碰到面了。 那,那你这四十多年,都一直在想她?江滨柳 有些事情不是你说忘就能忘得掉的。 谁说的!像我,我的那个男朋友小陈,你见过的嘛!江滨柳 他怎么了? 士我们两个礼拜以前分手了。这两天我都努力在想啊,他长什么样子啊可怎么想都想不起来哎!那你好奇怪哎,既然这个样子为什么现在才要找她呢? 江滨柳 我一直以为她还在大陆上,我生病之后,大陆开放了,我又回不去了, 就托一个老乡,回她老家去打听一下。 然后呢?江滨柳原来民国三十八年他就已经出来了!我都不知道,她可能一直都在这 士那江太太知不知道这件事儿呀!(江滨柳不说话)那,那你在报纸上登这么大一个寻人启事,要花多少钱啊? 江滨柳 你说,他看到报纸会不会来? 士都这么多年了,我觉得大概蛮??不过,如果是我的话,我看到报纸一定会来的,因为这样才够意思嘛,对不对? 14 〔江太太进来,持花〕 (将报纸藏在身后)早啊,江太太!江太太 哦,今天又有新的花!(将报纸塞进抽屉)江太太 睡得好不好?(扶江滨柳上床)我推你,躺一会儿。 江滨柳 江太太林小姐,今天江先生的血压怎么样? 还没有量。江太太 那主治大夫什么时候来? 很快了。江太太今天中午吃什么?给你煮炸酱面好不好?(江滨柳睡着)林小姐,江先 生最近心里面是不是有很多心事啊? 好像是吧,可是病人都是这个样子的。江太太 林小姐,你有没有看到今天的《中国时报》? 还没有。江太太 没有了,没什么。(弯腰去开抽屉) 哎,江太太!(江太太停滞)其实,江先生的人真的很好。江太太(起身)是了,是了。(看到录音带)怎么我没见过这盘带子? 士那个是江先生叫我帮他买的。(江太太放带,音乐起。江滨柳直起身,下床。云之凡从门帘后出来。江滨柳拿信,围巾,跟随她在舞台的右半部) 江太太,你们结婚多久了?江太太好久了!(去门帘处看)怎么会是这个样子?我刚才觉得,一个女人一 晃眼就过去了,我还没来得及看清楚。 云之凡真安静啊!我从来没用见过这么安静的上海。感觉上,整个上海就只剩 下我们两个人。 那时候,江先生是长什么样子啊?江太太 他一直都是这个样子。 刚才那场雨下得真舒服。江太太 就是有一点孤僻。 空气里似乎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味道。江太太有空呢就自己泡一杯茶,我泡的他还不要。我也不知道他心里想的是什 15 么,也不敢上去问。到后来,连小儿子都不敢去吵他。 滨柳,你看,那水里的灯,好像??江太太 可能是两人背景很不一样。 江滨柳 好像梦中的景象。 江滨柳 像刚结婚, 好像一切都停止了。江滨柳一切是都停止了。这夜晚停止了,那月亮停止了,那街灯,这个秋千, 你和我,一切都停止了。(看见江太太,朝她走去) 天气真的变凉了。你怎么了?我在跟你说话。你有心事?江滨柳 我已经些了一叠信给你。 你怎么了?怎么这么多?江滨柳 我写了很多年,很多年。 你这个是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哪来这么多时间些这些东西呀?江滨柳 可是这里面,有我们很多的理想,很多的想法。 云之凡想法?你要有想法就拿出勇气来做,你别老是想。滨柳,你要知道,新 中国就是被你这种人给拖垮的。你难道还不清楚吗?这我不能接受,我不能 接受。(将信散落) 〔导演副导演上。〕 江滨柳,你要是这个样子,你就不是江滨柳了。江滨柳 导演,你的意思是说,江滨柳?? 副导演 导演的意思是说?? 演云之凡是一朵白色的山茶花。就是在最不留情的情况下,她也是一朵在夜空中开放,最诚恳的白色山茶花。 你们是演不出来的,你们是演不出来的!云之凡导演,在工作的时候,你要搞清楚,是我在演云之凡。我是我,她是她, 我永远也不可能成为真正的云之凡,真正的云之凡也不可能出现在这舞台上 你看,我们每次排到这里都卡住了。那你要我们怎么办呢?袁老板 对不起,我们的布景找到了,我们要排戏。 16 可是我们正在排戏呀!江滨柳 我们正在排戏,看到没有?我们正在排戏呀。 袁老板你们自己看看,他这个样子还排得下去吗?(对大家)抓紧时间,把布 景吊起来,吊起来! 挂起来,挂起来!袁老板 导演,请你喝杯咖啡,休息休息。〔云之凡搀扶导演下。〕 袁老板 谢谢你了,大高个;谢谢你了,护士小姐。谢谢你了?? 江太太!袁老板 啊呵啊。来来来,赶快布景了! 〔女人上。推起轮椅。〕 袁老板 看见没有,秋千都上台了。嘿?? 我找刘子骥。我告诉你,我很急。袁老板 我,我告诉你,我也很急。 你不可以这样子跟我说话,我是经理。袁老板 哦,那,那你去找管理员吧! 刘子骥!我问你,他是不是打算跟我避不见面。袁老板 他,他,他是这样跟你讲的? 人(推车)他怎么可以这个样子?他怎么可以这个样子?他忘记了吗?那年在南阳街,谁陪他吃了一年的酸拉面。他忘记了吗? 袁老板 这女的是干什么的? 隔壁剧团的。袁老板怎么隔壁剧团什么人都有?(女人扑向袁老板。江滨柳来推轮椅)哎, 大高个,大高个,你等一下,等一下,这个找你。你找他吧。 人你们为什么要帮他?你们为什么要帮他?那我怎么办?那我怎么办?江滨柳 (抱住江滨柳)刘子骥!(顺子看见)17 噢,你就是刘子骥呀!久仰久仰,啊!〔女人拉江滨柳下。袁老板和老陶站在布景前。〕 袁老板 从远处看,就好像绣的一样。 近处看就不像个样子了。袁老板 天下事都是这个样子的。 袁老板、老陶 来来来,高一点,高一点??(布景出现一个空白) 袁老板 赶快叫那个,那个?? 小林!袁老板小林,对!小林!(小林正好来)小林啊,这是怎么搞的,啊? 这不是你要的吗?袁老板 我什么时候说过这句话? 前几天听顺子说你喜欢这种留白。袁老板 他说这种留白很有意境。袁老板意境?(顺子推一桃树上)意境?嗨哟,那边怎么会有一棵树呢? 这不是你们要的吗?袁老板 这又是我要的? 顺子说,您会喜欢这种关系。袁老板 我喜欢什么关系呀? 陶好,小林,你现在赶快去补一下,补一补,补一补。(拉小林下)我不能再被干扰了! 袁老板 那棵桃树为什么要逃出来!为什么?顺子,顺子?? 第四幕〔灯光亮起。溪流布景。一只船头从左边上。老陶手摇船桨,跟船头上。〕 嗨--嗨哟--晋太元中,武陵人捕鱼为业。嗳!我是夫妻失和,家庭破碎,愤世嫉俗,情绪失调。我还是到上游去吧!嗨--嗨哟-- 〔老陶摇船桨而下。 老陶复从左侧上。浪花,漩涡布景。〕 18 给忘了吧!什么什么袁老板把他给忘了吧!哎,前面不是该有个急流吗?嗨,不管了。复前行。(摇晃了几下)哎呀--急流来了!(转身,冷静地)还 有个漩涡。嗨--嗨哟-- 杂树。这怎么可能呢?(弯腰抓一把,嗅)哇噻,芳草鲜美;(展望)哟呵,落英缤纷。复前行!嗨--嗨哟-- 林尽水源,便得一山,山有小口,仿佛若有光。什么“仿佛”,根本就 状。灯光稍暗)初极狭,才通人。还好,复行数十步,(灯光亮)豁然开朗。〔良田、美池、桑竹布景〕 中往来种作,男女衣着,哎,悉如外人。(面对右边原地滑步,布景随他动而动,随他静而静。他突然停下)不知春花一个人在家里怎么样了。(沉思, 突然停下)怎么可能一个人呢?(对观众滑步,布景上升)算了,不提春花 了,看看桃花吧!空气中好像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味道。(面对左边滑步)我 好像是来过这里?(顿足)不可能!(转身)武陵没有这种地方。 〔随着他面向右滑步,从右侧上一石凳布景,春花背对观众,在吹笛子。〕 (也背对观众,停下)这位姑娘,你的笛子吹得好好、好纯、好美??(春花忽转身,老陶也忽转身对观众)好恐怖哇!(老陶与春花在舞台上相 对)春花,你怎么也来了? (跟上)这位大哥,我们从来没有见过面;我看您大概是累了。19 去武陵干什么,干什么??(焦躁,颓丧)20 (拂袖)放轻松--放轻松--(老陶很快恢复平静)〔袁老板从左侧上。〕 (看见袁老板)啊--袁老板,你怎么也来了!袁老板 我不叫袁老板哪。 对不起,您认错人了,他真的不叫袁老板。袁老板 他怎么了? 他大概累了。袁老板 哦,累了,人都会累的。 (险些跌倒,摇头,镇静一下。指袁老板)袁老板!(指春花)春花!一个人长得像也便罢了,怎么可能两个人都长得那么像呢?你们说,你们是 不是一块商量好了来这儿约会的? 你们是怎么来的?袁老板 我们是走路啊。(作走路状) 对不起,我是早来了一会儿。袁老板 对不起,我是晚到了一点,因为我们两个的家里有点事情。 (拂袖)放轻松--放轻松--(老陶很快平静,但颓丧坐在一边)袁老板 (看春花)他怎么会搞成这个样子啊? 他大概难过,因为他老婆。袁老板 (对老陶)你老婆怎么了? (指袁老板)我警告你不要再提我老婆了!袁老板 (点头答应。对春花)他老婆怎么了? 你们在里边住了多久了?袁老板 一直都住在这儿。 为什么会到这里来?袁老板 因为我们的祖先带我们来的。 祖先?袁老板 是。(从一布景后走出)我们的祖先,有一个伟大的抱负,是他们带领 我们来到这块美丽的园地,让我们这些延绵不绝的子孙在这里手牵着手,肩 你们的祖先为什么会进到这里来?袁老板 哦,他们哪,他们已经不重要了。因为他们的理想在这里开花,他们的 抱负在这里结果。所以,我们的左手拿着葡萄,右手捧着美酒,嘴里含着凤 梨。??(春花模仿袁老板) 那不成了猪公了吗?袁老板 (似乎清醒过来)哦,哦,我们就不谈这些无谓的问题了。您既然来到 这里,我们很欢迎。不如,到我们家里,烧几个小菜招待你。(对春花)家 里还有点小鱼干吧?(竖小拇指) (暴躁)啊--太残忍,太残忍了!(又看见)啊--袁老板 来呀!要是你真有什么问题,就在这儿轻松一下吧! 袁老板!22 桃花源--〔音乐起。三人愉快起舞。捉迷藏。 一人拿大幅纸,上写“时间愉快地过去了”,交叉步走过。 三人在舞台上转来转去。 暗恋组的人上来。三人突然发现。 音乐熄灭。〕 今天非要把问题解决了。袁老板 怎么解决?我没有看过这种事情。 慢慢说,我们排了一整天,一直在受到干扰。袁老板 受干扰不是我们的问题嘛! 江滨柳 要想个办法解决嘛,是不是? 袁老板 怎么商量,怎么解决,你们现在根本不了解我的处境。我跟你说我现在 是内忧外患你懂不懂我的意思啊?啊,我好好一出喜剧,被你们弄得乌烟瘴 好,老弟!你不说我还不好意思说。我看你的喜剧,我好痛心哪!我最崇拜陶渊明了! 袁老板 好好好,没有关系,没有关系。你不讲我也不讲。我看你的悲剧我很想 什么话?袁老板 什么话!你自己看看,一个快要死的病人,从床上爬起来,嘴里哼着歌 去荡秋千啊!这叫什么玩意儿?还有山茶花,山茶花怎么演?你演给我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雪球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2 Comsenz Inc. Designed by 999test.cn & 雪球

    GMT+8, 2021-7-24 18:41 , Processed in 0.140493 second(s), 17 queries .

    返回顶部